在电影市场的国庆档拉开序幕之前,很少有人预测到冠军将会是《湄公河行动》。它没有华丽的明星阵容,没有技术噱头加持,看起来就像是一部老老实实讲真实故事的爱国主义题材电影。但事实是截止10月17日,《湄公河行动》的电影票房距离十亿大关只剩一步之遥了。 《湄公河行动》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再次印证了电影行业的逻辑:好的电影一定需要把故事讲好。那如何让一个好故事变成叫好又叫座的影视作品呢?这考验的就是编剧对故事的编排和掌控能力了,36氪此前报道过的十放文化、如戏都是从编剧环节去切入产业的公司。 我们今天要聊的“光景映画”签约了庄澄(《无间道》《头文字D》《天下无贼》《单身男女》制片人)、刘浩良(《画皮》编剧)、黄英(《杀破狼2》编剧)等一批知名编剧,未来将根据这些编剧创作的剧本来制作电影,也就是说光景映画目前的业务主要涵盖剧本孵化和内容制作两大块。 为什么会选择从编剧环节切入?一方面目前中国电影市场上的投资和制作主体多达 2000 多家,但实际上真正拥有持续开发和制作能力的电影企业仅有四五百家,近几月来票房的持续走低实际上也说明了好内容的重要性,可以说优秀的讲故事能力依旧是这个行业中的稀缺资源;二是与光景映画创始人黄炜哲的经历相关,黄炜哲出生在台湾,见证了港台片的兴起与没落的整个过程,他认为港台地区其实仍旧聚集了大量的电影人才,仍有开发空间。 关于编剧行业的壁垒,无非是人和故事,聚集起了一批知名的编剧是光景映画目前最大的优势,但如何利用好这部分资源则是另外一个问题。黄炜哲的考虑是每个电影项目都会像编剧和其它主创开放一定的股份,以此来锁定合作关系,并且尽量主动去发现好的故事,为支撑编剧工作提供有利条件。在这一点上,有许多电影公司的做法是直接去文学网站买IP,在《阿里影业:如何“摆渡”马云的电影梦?》一文中我们也提到过阿里影业正在像买股票一样囤积IP,今年暑期档的票房冠军《盗墓笔记》的剧本就是来自同名的网络文学作品。 光景映画并不打算这么做,黄炜哲坚持公司的每一个剧本都必须来自社会上真实的故事,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3人的故事发现小组,去从自己及其他人生活中挖掘可供改变成电影素材的故事,然后转给编剧团队。 但这并不是光景映画剧本的唯一来源,黄炜哲说他很尊重编剧个人的想法,目前的项目中也有几个就是编剧自己带来的,觉得好,就可以签约推进。 这样做会导致的一个问题是剧本的开发周期和整个电影的运作周期都将比较长,所以光景的应对方法是一年只开发一到两部电影,争取在三年内出品六部电影。黄炜哲笑着对记者解释说,电影这门生意不能急,得慢慢磨,光景打算先把挣钱这个事先放一放,前两年的主要目的是做好口碑。 掌握了剧本资源,实际上也拥有了直接交易剧本的商业机会。但黄炜哲称并不想做剧本生意中的“二道贩子”,每一部光景编剧的电影,都会由光景来主控,制片和拍摄都会由光景亲力亲为。这种模式其实很重,将导致两个问题的出现:一是现在市场上导演和制片人本身就已经是一种稀缺资源,阿里影业的A计划就是希望通过10亿投资来培养青年导演,光景的做法也只能是从培养导演资源开始做起,目前签约了刘浩良导演,还有宋林国和王湛两位青年导演,他们将分别于 2019 年推出首部独立执导的院线电影。同时光景也和和幸运猴影业(一家网大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未来幸运猴平台上长出来的优秀导演可以直接输送到光景平台上执掌院线电影。 另一个问题则是对光景制片管理能力的考验。好莱坞在经过数十年的发展之后,逐渐形成了科学的电影工业体系,而如光景这样刚起步的创业团队来说,制片管理并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方面光景请来了寰亚创始人、曾打造出《无间道》三部曲的庄澄来掌舵,他将深度参与光景映画的所有项目;另一方面,黄炜哲称他们正在从好莱坞挖掘人才,未来将建立一个数十人规模左右的专业制片团队。此外,光景还跟北京电影学院、南加州大学、香港浸会大学等电影教育机构有着紧密的互动关系,未来会从毕业生中择优录取。 在业内资源方面,光景也和腾讯影业旗下的大梦工作室达成了投资框架协议,腾讯影业将拥有光景出品的第一部电影50%的投资权。在具体的题材上,黄伟哲称光景将主要以商业片为主,目前正在开发的项目涵盖动作犯罪悬疑片,奇幻公路喜剧片、女性喜剧片及动作片几大品类。 对于阶段性的成绩预期,光景提出了一个小目标,希望每年上映两部电影,六部电影作品的票房能够最终超过30亿。目前他们团队有20多人,此前没有进行过融资,正在寻求投资方。